中美市場觀察:貿易戰近況、全球最有價值初創企業、萬達集團
Dominic Ng, Chairman and CEO of East West Bank
現在正是投資中國的時候,而非撤資

中美企業應如何面對變幻莫測的關稅政策

By Daisy Lin

Nov. 15, 2018
中美貿易戰期間的遠洋運輸
如果您的企業受到貿易戰影響,閱讀本文瞭解如何降低貿易風險。圖片來源:Gettyimages.com/Patrick Foto

透過採取應對措施,幫助企業減少關稅影響。

電商手袋品牌Scarleton與許多美國企業一樣,正受到中美關稅上調的影響。Scarleton的最高執行長 Emily Wang表示,當裝滿聖誕商品的集裝箱抵達洛杉磯港時,她卻擔心公司要支付多少關稅才能提出這批貨物。她打電話給海關代理,卻得知自己要補交一筆數額不小的關稅。

在關稅上調前,Wang本可以像其它公司一樣,提前囤積庫存,但從商業角度來看,這種方式本身也帶有風險,所以Wang並沒有這樣做。「我沒想到關稅會上調,但現在已經太遲了。」 Wang說道。

Donald C. Hok是安侯建業(KPMG)會計事務所的資深經理,主要負責企業稅務諮詢、貿易及海關事務。Hok表示:「一年半前,新一屆政府剛上任就開始討論關稅問題,但許多人並不以為然。而如今,關稅已成為不少公司最擔憂和困惑的問題。」

受關稅衝擊最嚴重的是中小企業,他們不像大型零售商,可以承受關稅上調帶來的產品價格上漲。海關代理告訴Wang,她的貨物要在已徵收的16%關稅和費用外,再加徵25%的關稅。這意味著,如果她進口一個價值10美元的手袋,就要為此支付4.1美元的關稅。Wang表示,在這種情況下,上調的關稅成本將最終被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我並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Emily Wang

Scarleton公司負責人Emily Wang展示她的電商產品
Scarleton公司負責人Emily Wang展示她的電商產品

近期,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發佈了最新美國經濟報告「褐皮書」。報告中記錄了全美12個地區的經濟活動並指出,受關稅影響,美國製造商的原材料成本上升,從而導致商品價格上揚。零售商們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

Hok表示,面對不斷加劇的地緣政治操縱,企業可以採取相應策略來減少貿易戰帶來的短期和長期影響。

關稅年

今年2月,美國開始對洗衣機和太陽能電池板加徵關稅;3月,美國又對鋼鐵和鋁製品加徵關稅;今年夏天,特朗普(又譯川普)政府援引了《1974年貿易法案》(Trade Act of 1974)中的第301條,對價值500億美元的電子設備、汽車、工業機械、發動機、塑膠等商品徵收25%的關稅;隨後,9月,第三輪大規模貿易協定開始生效,美國對消費品、紡織品、農產品等多個行業的6000多種產品加徵10%的關稅,產品價值總額達2000億美元,且第三輪加徵有可能在2019年1月上調至25%。這些關稅直接影響了美國消費者從中國購買的一半產品,特朗普政府還威脅將向所有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另一方面,中國到目前為止已經對價值113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徵收了報復性關稅。

2018年美國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一覽資訊圖
2018年美國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一覽
「一年半前,新一屆政府剛上任就開始談論關稅問題,但許多人並不以為然。而如今,關稅已成為不少公司最擔憂和困惑的問題。」

-Donald C. Hok

那麼企業該如何應對變幻莫測的關稅政策?Hok表示,這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企業需要對症下藥,隨機應變。」

首先,評估企業受到的切實影響

Hok建議企業先要瞭解大環境,再決定企業實際的進口量。這些資訊可從政府的自動化商業環境系統( Automated Commercial Environment,簡稱ACE)免費獲得,貿易行業使用該系統上報進出口情況。企業一旦有了這些進口資料,便可更準確地評估關稅上調為自身帶來的實際影響。

下一步就是計算你所需繳付的關稅。企業可以使用物品海關編碼(Harmonized Tariff Schedule,簡稱HTS)查詢產品分類和產品代碼,並確認該商品是否在關稅徵收清單上。

一旦有了產品代碼後,企業就需要確定產品的原產地,最終的稅率受這兩個因素的綜合影響。Hok提醒道,「企業須確定商品的原產國是否為中國。有時候商品雖是從中國發貨,但原產國並非中國。」

Hok援引了例子:一個起重機進口商本為了避免關稅影響,打算將生產線遷出中國,但這需要花費大量資金和數年時間來完成。然而,在他重審商品分類時卻發現,海關代理的分類是錯誤的,其產品並不在徵稅名單上。

Hok給出的另外一個例子是,一個從中國進口鑽頭的美國進口商,在對商品原產地審查時發現,雖然產品在中國完成組裝,但鑽頭的電機實際上產於丹麥。因此,這批鑽頭並不受關稅影響。

即使商品的原產地是中國,企業也可以將部分製造環節轉移到海外,如此一來,這些產品就不會再被認為是中國產品。企業無需轉移全部生產,只要一部分生產在海外完成即可改變商品分類。

另一種方法是透過重新設計產品來獲得更有利的關稅分類。這就需要企業進行詳細記錄和規劃,最好事先向海關代理或相關專家諮詢。

制定核心貿易策略

除了上述幾種方法,Hok表示還有一些貿易規劃策略可幫助中小企業減少成本。

  • 創新重組— 根據2016年生效的美國海關規定,零售商和電子商務公司每日可向一名顧客出售價值不超過800美元的進口商品,而無需支付任何關稅或提交正式入境申請。因此,電子商務公司可透過讓海外供應商直接派發貨物給美國的客戶來減少關稅支出。
  • 退稅— 企業將貨物進口到美國並繳納關稅後,如果再將相同或類似的產品出口至其它國家,便可獲得99% 退稅。Hok介紹道,近期修改的法律允許在製造和分銷領域實施更大程度的進出口匹配,這可能會説明部分企業節省一大筆開支。
  • 對外貿易區—由於美國的對外貿易區不在海關轄區內,因此,若企業將進口的商品放置在對外貿易區內,那麼這些商品在離開貿易區進入美國市場前則無需繳稅。這一措施可降低清關費用,也給予企業更充足的現金流。Hok表示,儘管這種方法的應用有限,但從長遠來看還是有效的。
  • 拆分成本—企業可從進口商品的價值中分離出某些附加成本,如運輸成本、安全費用、手續費和行銷費用等,這樣,企業就只需要為產品本身的價值支付關稅。
  • 首次出口銷售—這一策略允許進口商將中間商成本從應稅價值中剝離,從而只支付商品淨價值的關稅,這樣一來,可以大大降低進口企業每年的關稅額。
「這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企業需要對症下藥,隨機應變。」

-Donald Hok

倉庫中的員工在討論關稅問題
圖片來源:Gettyimages.com/simonkr

長期對策

華美銀行客戶Oak Valley木材公司的最高執行長 Jimmy Lee在幾年前就預見了中美貿易戰。Lee在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維吉尼亞州(Virginia)和田納西州(Tennessee)擁有10家木材廠,且雇傭了超過250名當地員工。

八年前,中國對優質木質傢俱和地板的需求旺盛,因此Lee的木材全部都銷往中國。儘管生意蒸蒸日上,Lee仍決定開拓更多樣化的客戶群,雇傭新的銷售人員,並專注於美國的本土銷售及除中國以外的其它市場。如今,他只有20%的木材銷往中國,20%銷往越南,而50%留在美國市場。由於關稅的影響,他現在反而少了很多競爭對手。

「問題總有辦法解決,」Lee說道,並用了個木材行業的雙關作比:「做生意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也就是說一切要從宏觀大局考慮。」

Oak Valley木材公司的最高執行長 Jimmy Lee
Oak Valley木材公司的最高執行長 Jimmy Lee
「問題總有辦法解決……做生意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也就是說一切要從宏觀大局考慮。」

-Jimmy Lee

即使並非每個人都有Lee一般的遠見卓識,但很多人也都在為自己的企業做長遠打算——畢竟貿易戰究竟會持續多久還未知。Hok表示,當前情況下,企業主應當重新評估企業的生產流程和供應鏈,並決定是否需要改變。同時,這也是企業重新審視合同條款的好時機。

在某些情況下,適時調整才是正確的選擇。Fuling Global是一家位於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吸管生產商,許多大型速食連鎖企業都是它的客戶,如Subway和漢堡王(Burger King)等。該公司原本從中國大陸進口塑膠,但由於關稅導致成本上升,他們不得不迅速找到新的原料供應商。後來,這家公司在中國台灣找到一家新的供應商,並憑藉華美銀行出具的信用狀順利完成了簽約及過渡。

然而,像這樣完全更換運營流程需要大量時間及財力,並非適用於所有企業。

Hok說:「有些企業的商品生產環節極為複雜,但只要他們把其中30%的環節遷移到越南,剩下的留在中國完成,這件商品的原產國就不能算是中國。企業主們需審時度勢,抓住機遇,不應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畢竟誰也不知道關稅問題將持續多久,說不定貿易戰一年內便煙消雲散了。」

翻譯:Ruth Ren

點擊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east west bank logo
瞭解華美銀行如何幫助您的企業成長

關於《致遠》雜誌


華美銀行《致遠》商業雜誌為您連繫美國與大中華地區的新興商機,助您把握成功先機。

閱讀來自創業前線的成功秘籍、中小型企業財務管理建議,深入了解中美經貿、科技、創新、娛樂、生活方式等資訊。

CMA logo

2018年最佳電子刊物

內容行銷獎

入圍刊物

瞭解最新資訊

掌握中美經貿最新資訊和產業脈搏。

關注我們
傳送電子郵件
reachfurther@eastwestb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