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美經貿

從電動飛機到自動駕駛汽車——智慧運輸產業的跨境商機

October 22, 2018
智慧運輸城市
智慧運輸有助於解決困擾大城市的諸多問題,如交通、污染及能源使用效率低等。

從中美綠色能源改革中尋找商機。

過去幾年,中國一直處於智慧城市發展的繁榮時期,隨之而來的是人們對智慧運輸科技的興趣也日益濃厚。預計到2025年,中國的智慧城市數量將佔亞洲總數的一半 ,且總市值將達2萬億美元。據預測,今年全球用於智慧城市發展的總支出將達810億美元,到2022年,這一數字將升至1580億美元,而中美兩國也將成為該領域的領導者。僅2018年,中國就向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了約1950億美元,其目標是到2020年建成一個「安全、高效、環保」的交通體系。

建設智慧城市的一個主要方面是發展「智慧運輸」,即透過將科技與交通運輸相結合,創造更環保、更高效的出行方式。智慧運輸包括:電動與自動駕駛汽車、車輛共享及共乘、整合及更新交通運輸系統、更高效的公共運輸,甚至電動飛機。智慧運輸有助於解決困擾大城市的諸多問題,如交通壓力、污染及能源使用效率低等。中國不僅擁有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且城市人口增長迅速、污染問題顯著,因此,中國十分熱衷投資於綠色能源領域。

中國可直接躍入電動飛機領域,而不必擔心老舊的基礎設施會帶來麻煩。

Ampaire 團隊站立於一架電動推進原型式飛機前
Ampaire 團隊站立於一架電動推進原型式飛機前

採用智慧運輸的益處

幾乎所有居住在城市里的人都曾抱怨過交通狀況。隨著國家的發展和城市化的推進,人們逐漸從農村遷移到有更多就業機會的城市。這種大規模的遷移活動會給道路和公共運輸帶來嚴重的擁堵問題。以洛杉磯這類先進的城市為例,原先的道路規劃已無法承載日益增多的車輛,再加上運輸基礎設施的缺乏,唯有採用智慧運輸可以緩解交通壓力。

Nixon Peabody 律師事務所專注於運輸業融資服務,其合夥人Rudy Salo表示,交通堵塞是城市面臨的「首要問題」。在中國,這一問題尤為普遍;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導,在全球交通最擁堵的25個城市中,中國佔了10個。Salo說:「交通堵塞無疑是對汽油、電力、體力和腦力的最大浪費。」

德勤(Deloitte)統計,美國人平均每年花34個小時在堵車上。如果將這些時間轉換為機會成本的話,所有通勤者合計每天損失價值達3.3億美元。共乘和自動駕駛汽車等出行方式,不僅可以顯著緩解擁堵現象,還能減少污染,提升人們的生活效率和品質。Salo說,人們與其花兩個小時堵車,還不如將這段時間用於工作或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智慧運輸解決方案及其帶來的跨境商機

智慧運輸的未來不僅限於汽車領域,而是全面電動化。電動飛機初創企業Ampaire在尋求智慧運輸領域的發展商機時,把目光從地面轉向了天空。Susan Ying是 Ampaire 的技術策略與國際關係部副總裁,她表示,電動飛機可極大改善空氣品質及污染狀況。目前的飛機引擎在飛行過程中會浪費70-80%的燃料,而電動飛機可使能源使用率「提高至98%」。未來, Ampaire 希望開發出超音速全電動飛機,目前,他們正在測試一種混合動力式飛機。

Ying 表示:「沒有了來自飛機的污染,空氣也將變得更純淨。全球航空航太業每年向大氣排放8億噸二氧化碳——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Ampaire 認為,中國在電動飛機需求方面擁有巨大潛力。中國在電動汽車市場投入了大量資金,並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市場;因此,成為最大的電動飛機市場也指日可待。雖然中國的領空主要由軍方控制,但 Ying 表示,中國正在逐漸開放這一領域,並朝著商業化的方向邁進。此外,由於航空領域還未被使用,也不存在任何歷史遺留問題,因此中國可直接躍入電動飛機領域,而不必擔心老舊的基礎設施帶來麻煩。

智慧運輸城市
圖片來源: Gettyimages.com/Photographer is my life.
若一間公司能夠成功解決「第一英里」和「最後一英里」的問題,民眾就會更有動力搭乘公共運輸,這間公司也會實現豐厚盈利。

航空航太業電氣化建設還可以解決「第一英里」和「最後一英里」的問題。 Salo 表示,在洛杉磯生活的人們最主要抱怨的一個方面就是自己居住的地方距離最近的火車站有幾英里遠——雖然不算太遠,但仍需要開車。Salo說:「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寧願直接開車去上班。」這意味著城市的擁堵與污染將不斷加劇。若有一間公司能夠成功解決「第一英里」和「最後一英里」的問題(目前的想法包括共享滑板車和製造自動駕駛公車等),民眾就會更有動力搭乘公共運輸,這間公司也會實現豐厚盈利。

實施智慧運輸的挑戰

由於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法律法規差異,因此,「缺乏標準化」是全面實施智慧運輸解決方案的主要障礙。例如,美國不同州與城市之間的法律法規都各不相同。

Salo 解釋道:「當一些城市在試驗自動駕駛汽車與自動輔助駕駛技術時,其它城市則因擔憂而沒有展開同類研究。而本國內缺乏標準化亦成為電動汽車普及化的阻礙。由於這些電動汽車的充電連接方式各不相同,因此無法大量建設充電站。若法律強制將充電器連接方式統一化,我們就可以想辦法為不同品牌的電動汽車充電了。」

Ampaire 也表示標準化是一項挑戰。為此,該公司不僅致力於打造電動航空業,還期待制定並推廣一套國際充電標準。Ying指出:「飛機不會在一個地方停留,它可能今天停在洛杉磯,明天便飛往東京。你無法把各種適配器都帶上,因為機用適配器體積會非常龐大。」

Salo 和Ying 均認為,中國是非常適合在航空和陸地運輸方面採用智慧運輸解決方案的國家。與法規錯綜複雜的美國不同,中國自上而下的政府管理結構,有利於政府直接建設適用於智慧運輸的基礎設施,再配以政策導向,鼓勵人們使用此類設施。 Ying 認為:「中國正處於非常有利的位置。習近平主席及民眾都積極支持中國發展智慧運輸產業。」

此外,中美智慧運輸發展的差異也體現在文化層面。 Salo 補充道,中國的私家車使用歷史尚短。他說:「私家車早已成為美國人生活的一部分,而中國並沒有這種對私家車的歷史依賴性。我認為,中國的民眾在心態和文化方面更傾向於共享汽車,所以在中國推行自動駕駛汽車可能比在美國要容易。」

另一方面, Salo 認為,要推進美國的智慧運輸建設,就必須促進企業、人民與政府之間的溝通。他強調:「我們需要舉辦更多像 LA CoMotion 這樣的論壇,增進交流、集思廣益,創建可供社會各階層溝通與合作的平台。在這裡,政府與企業對話,律師與政府和企業相互交流,企業之間也可相互切磋。我們應該討論可以從哪些細微的層面著手進行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