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美经贸

从电动飞机到自动驾驶汽车——智慧出行产业的跨境商机

October 22, 2018
智慧出行城市
智慧出行有助于解决困扰大城市的诸多问题,如交通、污染及能源使用效率低等。

从中美绿色能源改革中寻找商机。

过去几年,中国一直处于智慧城市发展的繁荣时期,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对智慧出行技术的兴趣也日益浓厚。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智慧城市数量将占亚洲总数的一半 ,且总市值将达2万亿美元。据预测,今年全球用于智慧城市发展的总支出将达810亿美元,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升至1580亿美元,而中美两国也将成为该领域的领导者。仅2018年,中国就向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了约1950亿美元,其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一个“安全、高效、环保”的交通体系。

建设智慧城市的一个主要方面是发展“智慧出行”,即通过将科技与交通运输相结合,创造更环保、更高效的出行方式。智慧出行包括:电动与自动驾驶汽车、车辆共享及共乘、整合及更新交通运输系统、更高效的公共运输,甚至电动飞机。智慧出行有助于解决困扰大城市的诸多问题,如交通压力、污染及能源使用效率低等。中国不仅拥有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且城市人口增长迅速、污染问题显著,因此,中国十分热衷投资于绿色能源领域。

中国可直接跃入电动飞机领域,而不必担心老旧的基础设施会带来麻烦。

Ampaire 团队站立于一架电动推进原型式飞机前
Ampaire 团队站立于一架电动推进原型式飞机前

采用智慧出行的益处

几乎所有居住在城市里的人都曾抱怨过交通状况。随着国家的发展和城市化的推进,人们逐渐从农村迁移到有更多就业机会的城市。这种大规模的迁移活动会给道路和公共运输带来严重的拥堵问题。以洛杉矶这类先进的城市为例,原先的道路规划已无法承载日益增多的车辆,再加上运输基础设施的缺乏,唯有采用智慧出行可以缓解交通压力。

Nixon Peabody 律师事务所专注于运输业融资服务,其合伙人Rudy Salo表示,交通拥堵是城市面临的“首要问题”。在中国,这一问题尤为普遍;据《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报道,在全球交通最拥堵的25个城市中,中国占了10个。Salo说:“交通拥堵无疑是对汽油、电力、体力和脑力的最大浪费。”

德勤(Deloitte)统计,美国人平均每年花34个小时在堵车上。如果将这些时间转换为机会成本的话,所有通勤者合计每天损失价值达3.3亿美元。共乘和自动驾驶汽车等出行方式,不仅可以显著缓解拥堵现象,还能减少污染,提升人们的生活效率和质量。Salo说,人们与其花两个小时堵车,还不如将这段时间用于工作或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智慧出行解决方案及其带来的跨境商机

智慧出行的未来不仅限于汽车领域,而是全面电动化。电动飞机初创企业Ampaire在寻求智慧出行领域的发展商机时,把目光从地面转向了天空。Susan Ying是 Ampaire 的技术策略与国际关系部副总裁,她表示,电动飞机可极大改善空气质量及污染状况。目前的飞机引擎在飞行过程中会浪费70-80%的燃料,而电动飞机可使能源使用率“提高至98%”。未来, Ampaire 希望开发出超音速全电动飞机,目前,他们正在测试一种混合动力式飞机。

Ying 表示:“没有了来自飞机的污染,空气也将变得更纯净。全球航空航天业每年向大气排放8亿吨二氧化碳——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Ampaire 认为,中国在电动飞机需求方面拥有巨大潜力。中国在电动汽车市场投入了大量资金,并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因此,成为最大的电动飞机市场也指日可待。虽然中国的领空主要由军方控制,但 Ying 表示,中国正在逐渐开放这一领域,并朝着商业化的方向迈进。此外,由于航空领域还未被使用,也不存在任何历史遗留问题,因此中国可直接跃入电动飞机领域,而不必担心老旧的基础设施带来麻烦。

智慧出行城市
图片来源 Gettyimages.com/Photographer is my life.
若一间公司能够成功解决“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的问题,民众就会更有动力搭乘公共运输,这间公司也会实现丰厚盈利。

航空航天业电气化建设还可以解决“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的问题。 Salo 表示,在洛杉矶生活的人们最主要抱怨的一个方面就是自己居住的地方距离最近的火车站有几英里远——虽然不算太远,但仍需要开车。Salo说:“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宁愿直接开车去上班。”这意味着城市的拥堵与污染将不断加剧。若有一间公司能够成功解决“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的问题(目前的想法包括共享滑板车和制造自动驾驶公交车等),民众就会更有动力搭乘公共运输,这间公司也会实现丰厚盈利。

实施智慧出行的挑战

由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法规差异,因此,“缺乏标准化”是全面实施智慧出行解决方案的主要障碍。例如,美国不同州与城市之间的法律法规都各不相同。

Salo 解释道:“当一些城市在试验自动驾驶汽车与自动辅助驾驶技术时,其它城市则因担忧而没有展开同类研究。而本国内缺乏标准化亦成为电动汽车普及化的阻碍。由于这些电动汽车的充电连接方式各不相同,因此无法大量建设充电站。若法律强制将充电器连接方式统一化,我们就可以想办法为不同品牌的电动汽车充电了。”

Ampaire 也表示标准化是一项挑战。为此,该公司不仅致力于打造电动航空业,还期待制定并推广一套国际充电标准。Ying指出:“飞机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它可能今天停在洛杉矶,明天便飞往东京。你无法把各种适配器都带上,因为机用适配器体积会非常庞大。”

Salo 和Ying 均认为,中国是非常适合在航空和陆地运输方面采用智慧出行解决方案的国家。与法规错综复杂的美国不同,中国自上而下的政府管理结构,有利于政府直接建设适用于智慧出行的基础设施,再配以政策导向,鼓励人们使用此类设施。 Ying 认为:“中国正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习近平主席及民众都积极支持中国发展智慧出行产业。”

此外,中美智慧出行发展的差异也体现在文化层面。 Salo 补充道,中国的私家车使用历史尚短。他说:“私家车早已成为美国人生活的一部分,而中国并没有这种对私家车的历史依赖性。我认为,中国的民众在心态和文化方面更倾向于共享汽车,所以在中国推行自动驾驶汽车可能比在美国要容易。”

另一方面, Salo 认为,要推进美国的智慧出行建设,就必须促进企业、民众与政府之间的沟通。他强调:“我们需要举办更多像 LA CoMotion 这样的论坛,增进交流、集思广益,创建可供社会各阶层沟通与合作的平台。在这里,政府与企业对话,律师与政府和企业相互交流,企业之间也可相互切磋。我们应该讨论可以从哪些细微的层面着手进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