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市場觀察:PayPal進入中國市場、美股退市、電影《雪人奇緣》
Chinese fans watching the NBA pre-season game in Shenzhen
中美市場觀察:貿易協商、中國開放金融市場、NBA與中國

讓金融市場遠離貿易戰

By Dominic Ng

Oct. 10, 2019
華美銀行董事長兼最高執行長吳建民(Dominic Ng)
華美銀行董事長兼最高執行長吳建民(Dominic Ng)就中美雙邊投資受限發表見解。

從長遠來看,限制中美雙邊投資將有損美國經濟發展。

近幾個月來,中美關係每況愈下,愈演愈烈的摩擦影響著兩國主要的經濟交流管道,如貿易、直接投資,甚至人員流動等。近日,金融市場又成為了目前中美關係中的「新箭靶」。主張採取強硬外交手段的偏鷹派政客和專家建議,削減在股票、債券和其他金融資產上的雙邊投資。這種「金融市場分立」(financial market decoupling)的言論是短視的,將對美國的長期經濟和國家安全利益造成不利影響。

金融市場成為眾矢之的

去年,在美國對中國的入境投資實施更嚴格的審查後,一些政界和其他評論人士提議,將中國進入美國金融市場的管道納入貿易戰的談判中。例如,前總統候選人、達拉斯獨行俠(Dallas Mavericks,過去譯為小牛)的老闆馬克.庫班(Mark Cuban)呼籲特朗普總統(又譯川普)禁止中國實體在美國發行、購買或交易股票、債券和其他金融證券。

其他人則在推動限制美國實體投資中國金融市場。特朗普總統的前首席策略長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稱,有必要「撤銷美國所有向中國共產黨提供資金的退休基金和保險公司。」今年4月,一個由24名國會議員組成的跨黨派小組致信美國財政部和國務院,呼籲懲罰那些為中國企業提供資金支持、助長侵犯人權行為的美國企業,並敦促對這些企業的公共基金投資進行更嚴格的審查。有消息稱,白宮在考慮對美國的證券組合投資資金流入中國設限,此舉可能讓數千億美元的投資受到影響。

我們還看到,美國重要的做市商(market makers)和仲介機構正面臨來自非官方的壓力。參議員馬可.魯比歐(Marco Rubio)最近致信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簡稱MSCI)的執行長,質問為何將某些與「竊取美國創新技術、破壞公平競爭、增加美國國家安全和經濟安全威脅」相關的中國公司納入其全球股票指數。不過,這些斷言都沒有得到證實。

這些事件顯現了其他領域中不負責任的言論,而且這些言論必須被停止。我們必須避免將金融市場准入作為實現短期地緣政治目標的工具。

開放的金融市場是美國繁榮的關鍵因素

數十年來,開放的金融市場一直是美國蓬勃發展的一個關鍵因素,雙向開放的資金流動有利於我們的整體經濟,也有利於每一個為退休儲蓄的美國人。

一名女性交易員正在分析股票市場
圖片來源: Gettyimages.com/Tetra Images
「數十年來,開放的金融市場一直是美國蓬勃發展的一個關鍵因素,雙向開放的資金流動有利於我們的整體經濟,也有利於每一個為退休儲蓄的美國人。」

-吳建民

外國對美國股票和債券的投資改善了我們企業獲得資金的管道,增加了美國人的儲蓄回報。據估計,中國和其他外國投資者還持有6.6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這有助於壓低美國的借貸成本,使聯邦政府能夠為學校、軍隊和其它公共基礎設施提供資金。

限制美國投資者投資中國證券,會降低美國儲戶的機會。美國退休基金和其他資產投資者力求多元化的全球投資組合,在抓住增長機遇的同時分散風險。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是過去幾十年來增長最快的新興市場之一。中國目前正在採取措施,應市場國家長期以來的要求,允許更多的外國企業進入中國的金融市場,包括新的股票和債券互聯互通計畫,以及最近取消的外國證券投資配額,這些舉措都有利於美國和其他外國投資者將中國納入其全球投資組合。試想,如果美國投資者被禁止在中國投資,從而失去從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獲利的機會,那其他國家的投資者則會伺機而上。

除了限制儲蓄者的投資選擇外,干預和政治化境外資本流動還將損害美國企業和金融市場的長期競爭力。如果美國市場無法為全球投資者提供投資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機會,那這些投資者將轉向倫敦、香港和其他地區。從長遠來看,這將嚴重削弱美國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

「如果美國投資者被禁止在中國投資,他們將失去從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獲利的機會。」

-吳建民

一群商務人士正在討論股票市場
圖片來源: Gettyimages.com/ Drazen_

被動金融投資不是威脅,而是美國國家安全的關鍵支柱

撇開經濟爭論不談,鷹派人士正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呼籲限制中國的金融投資。問題是,這些論點根本站不住腳。

首先,與直接投資不同,中國持有美國證券是以長期受益和有限管理為出發點的被動投資,不會涉及任何所有權控制,投資者也不會因此獲得智慧財產權或商業機密。在一些例外情況下,少數股權可能會產生影響,但根據新的《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簡稱FIRRMA),美國監管機構透過加強投資審查程序,已經擁有了對這些案件的管轄權。

其次,我們不應在財政上支持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的企業,例如與中國軍方合作的企業。這些案件可以在美國現行制裁制度下處理。因此,兩國之間完全沒有理由全面禁止或「全面」金融分立。我們應該具體問題具體分析,而不是一刀切。

最後,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來看,我要強調,開放的市場正是美國能夠在全球行使金融權力的原因。美國能夠對美國以外的企業實施制裁並行使長臂管轄權,正是因為它創造了一個開放而強大的市場,任何一家全球營運的企業都想進入這個市場。破壞這種特權來進行政治博弈或取得短暫利益,就長期來看,對我們是有害的。

我們需要的是真正的解決方案,不是華而不實的說辭

最近出現有關金融市場分立的空泛意見,與其它領域中不負責任的言論不謀而合,即對中美關係的不信任。這些言論為零和心態的民粹主義和一些以偏概全的論點提供了溫床。如果我們將其視為解決中美關係的方法,則會給我們的經濟帶來巨大的代價,而且將損害我們的長期國家利益。世界是複雜的,我們需要有針對性和有效的政策來緩解我們的顧慮。我們必須加倍努力,弄清楚哪些風險是真實存在,哪些是想像出來的,並合理分配我們有限的政治和貨幣資源在必要領域,以實現生產成果的最大化和成本的最小化。

本文最新被刊登在《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點擊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east west bank logo
瞭解華美銀行如何幫助您的企業成長

關於《致遠》雜誌


華美銀行《致遠》商業雜誌為您連繫美國與大中華地區的新興商機,助您把握成功先機。

閱讀來自創業前線的成功秘籍、中小型企業財務管理建議,深入了解中美經貿、科技、創新、娛樂、生活方式等資訊。

CMA logo

2018年最佳電子刊物

內容行銷獎

入圍刊物

瞭解最新資訊

掌握中美經貿最新資訊和產業脈搏。

關注我們
傳送電子郵件
reachfurther@eastwestb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