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馬鳳姬(Kitty Chen):怎樣的前線業務管理可謂成功

Bennett Pozil:透過理解差異來管理跨境交易和團隊

By Angela Bao

Nov. 4, 2019
華美銀行執行副總裁兼企業銀行部總監Bennett Pozil
華美銀行執行副總裁兼企業銀行部總監Bennett Pozil

華美銀行執行副總裁講述業務成長、中美娛樂產業的合作前景,以及In N Out 漢堡店。

雖然當前中美貿易關係緊張,但兩國間的經貿往來並未就此停止。Bennett Pozil現任華美銀行執行副總裁兼企業銀行部總監,擁有近30年的銀行從業經驗,善於在娛樂和商業銀行領域找到合適的項目。

他表示:「要找到簡單且合理的項目。複雜的事情往往不切實際。」

Pozil先生與我們分享他進入娛樂融資領域的故事、有效管理跨境團隊的方法,以及他對於中美娛樂產業合作前景的看法。

您是如何進入銀行和娛樂融資領域的?

我進入這個行業純屬意外。在加入美國銀行( Bank of America)的商業銀行部門後,我發現這份工作正好能夠發揮我的長處,使我更有動力,這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工作。

我之所以進入娛樂融資領域,是因為一個與我年齡相仿的朋友,他在一間電影製作公司工作。當時,他們在拍攝電影《大亨遊戲》(Glengarry Glen Ross),而為這部電影提供融資的銀行無法完成這筆交易,恰好美國銀行正準備開發該領域的業務。在一次超過30個人的團隊會議中,團隊負責人向大家徵詢娛樂融資的潛在項目,由於我是團隊中最年輕且資歷最淺的成員,他一直無視我舉手,直到有人說「Bennett舉手了」,但他卻說:「他太新了,哪懂什麼!」

我講述了朋友公司的影視項目,團隊也認為這是個機會,但因為我缺乏經驗,這個項目被交給其他人來負責。這件事促使我開始學習這一領域的知識,贏得團隊的信賴,並逐漸獨立完成項目。

建立華美銀行跨境娛樂融資團隊的過程是怎樣的?

今年是我加入華美銀行的第九年,這也意味著我已經做這行近30年了。我很自豪能夠從零開始在中國建立一個娛樂融資團隊,並與美國的團隊合作,共同完成業務。這一切來之不易。我很榮幸能成為這個大家庭的一員。

我第一次去中國大陸是在2011年10月。在一些朋友的幫助下,初來乍到的我有機會與產業人士建立關係並參與一些會議。我當時認為:「這太簡單了吧!」在回到美國的當天,我作為與談人參加了由亞洲協會(Asia Society)舉辦的電影論壇。就在前一場專題討論中,有位製片人談到他第一次去中國的經歷。起初,他也以為一切都很容易,直到第二次回到中國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根本完全不瞭解中國,而且在中國製作電影絕非易事。於是,我恍然大悟,不能盲目地將西方的做法直接應用於中國市場,而是應該花時間深入學習當地銀行運作的方式。

Bennett Pozil在加州帕薩迪納的辦公室。
Bennett Pozil在加州帕薩迪納的辦公室。
「我恍然大悟,不能盲目地將西方的做法直接應用於中國市場,而是應該花時間深入學習當地銀行運作的方式。」

-Bennett Pozil

在您管理中美兩地的團隊時,如何確保有效地跨境溝通?員工多元化的文化背景,是否為管理帶來挑戰?

我們團隊的成員背景十分多樣化。有些透過培訓項目從頭學習業務,有些在中美兩地都工作過,有些則只有在一邊工作的經驗。有時我會讓帕薩迪納(Pasadena)辦事處的成員到北京或上海工作一個夏天。在中國工作的經驗能使我們的成員更全面地瞭解當地團隊的日常工作情況。

從銀行業務層面來看,中國的監管機制比美國要求的更多,尤其是在行政管理方面。這也導致一些銀行業務在中國需要更多時間來完成,例如,簡單的開戶或電匯,在美國只需要15分鐘,但在中國可能要幾天時間。

團隊成立初期,我們主要人力資源集中在美國,因此,時常需要向中國的其他團隊借人。有時,美國團隊的人不理解,為什麼中國團隊需要那麼久的時間來完成一些事情,但在親身體驗過後,他們會瞭解對方的工作流程。歸根究底是缺乏相互理解。建立充分理解之後,我們就能更有效地分配工作、設定期望,以及共享資源。

我們現在正努力讓中國團隊實現自主管理。隨著中國團隊的擴大,自主管理將為整個團隊帶來更多優勢。中美團隊之間因為共享許多客戶和經驗,始終保持非常緊密的聯繫。透過合作,使雙邊團隊的效率不斷提高。儘管他們的主管不同,但仍擁有團隊歸屬感,我認為這是衡量成功的標準。

如何建立良好的跨境合作關係?

如何建立良好的跨境合作關係? 我前面提到「簡單的項目」,是具有擴展性且可被複製的模式。

例如,我們正在與星光文化娛樂集團有限公司(Starlight Culture Entertainment Group)進行合作,該公司曾參與投資製作《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透過提供貸款,協助他們與美國的製片公司共同製作一部電影。由於這部電影在美國並以西方的形式製作,從本質來說,這個項目是按常規進行的,因此很簡單。

中美貿易戰已波及各個產業。這對中美合拍片及娛樂界有何影響?

事實上,早在貿易戰之前,中國的娛樂產業就已存在一些內部問題。監管機構調整播映審批的標準,使許多已經獲得批准的節目最終不得播出,造成投資人的損失,以及接踵而來的稅務、成本、題材等問題。其中許多問題已被解決,而且現在影視公司所製作的內容也更一致了。部分影視企業可能會因此淡出市場,但最糟糕的時刻已經過去了。

另外,審批標準的調整,以及中國過去幾年對資本的管制,導致中國企業減少對好萊塢(又譯荷里活)的共同投資項目。我認為,在當前環境下,一些產業的跨境合作數量下降可能僅與政府間的緊張關係有關,且是暫時性的。美國將在明年或未來五年內迎來新的政府,我希望屆時,他們能夠以更有建設性的角度看待與中國的合作,我建議他們閱讀華美銀行董事長、總裁兼最高執行長吳建民(Dominic Ng)發表的文章,找到改善中美合作關係的方法。

儘管中美間的緊張貿易關係,但今年仍有不少好萊塢電影在中國票房表現出色。您認為這種趨勢是否將持續下去?

今年中國的本土電影上映數量較往年有所減少,但票房成績都很出色。且市場也一直認為2019年中國會引進更多電影。去年,由於監管調整,沒有人知道什麼題材可以被播出。再加上稅收問題使市場損失大量流動資金,一些公司甚至出現資金缺口,需要獲得援助,因此,影視作品並不多。

我聽說2020年的春節檔期百家齊鳴,目前大概有30部電影希望在這段時間上映。雖然今年的電影和電視作品數量有所減少,但我相信明年都會有所回升。

您在工作之餘喜歡做些什麼?

我喜歡閱讀,一年大概會讀24本書。同時,我也熱愛體育運動,例如曲棍球、橄欖球、棒球、籃球。我過去經常打球,但現在更多時間是觀看比賽。

Pozil先生收集的運動員搖頭公仔
Pozil先生收集的運動員搖頭公仔

我欣賞比賽和運動精神。你能在賽場上看到選手真實的一面。我小時候擅長打網球,曾參加過很多比賽。很多時候,尤其是在前幾輪,你必須自己評判。在比分很接近的時候,運動員要決定是爭取公正的評判,還是假裝球出界了。例如,在賽點,對手將球打到邊界附近,你可以謊稱他出界了,儘管沒人知道真相,但自己心知肚明。運動員做出正確的決定時,那種感覺很好。

另外,我也熱愛美食。我最喜歡的餐廳之一是位於洛杉磯市中心的Bavel,也是我們的客戶。韓國城(Koreatown)也有一個有趣的地方,它不是家韓國餐廳,而是位於諾曼底酒店(Hotel Normandie),一家名為Le Comptoir的小餐館,裡面大概只有15個坐位。

我昨天才結束了八天的中國行,一回到美國,我就到In N Out 漢堡店,吃漢堡和喝奶昔是調整時差的一劑良藥。

翻譯:Sonia Yang

點擊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east west bank logo
瞭解華美銀行如何幫助您的企業成長

關於《致遠》雜誌


華美銀行《致遠》商業雜誌為您連繫美國與大中華地區的新興商機,助您把握成功先機。

閱讀來自創業前線的成功秘籍、中小型企業財務管理建議,深入了解中美經貿、科技、創新、娛樂、生活方式等資訊。

CMA logo

2018年最佳電子刊物

內容行銷獎

入圍刊物

瞭解最新資訊

掌握中美經貿最新資訊和產業脈搏。

關注我們
傳送電子郵件
reachfurther@eastwestb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