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美银行资深执行总监Michael Burr:人与人的互动无法被科技取代
Wang Leehom performing
王力宏:改变全球游戏规则

Bennett Pozil:通过理解差异来管理跨境交易和团队

By Angela Bao

Nov. 4, 2019
华美银行执行副总裁兼企业银行部总监Bennett Pozil
华美银行执行副总裁兼企业银行部总监Bennett Pozil

华美银行执行副总裁讲述业务成长、中美娱乐产业的合作前景,以及In N Out 汉堡店。

虽然当前中美贸易关系紧张,但两国间的经贸往来并未就此停止。Bennett Pozil现任华美银行执行副总裁兼企业银行部总监,拥有近30年的银行从业经验,善于在娱乐和商业银行领域找到合适的项目。

他表示:“要找到简单且合理的项目。复杂的事情往往不切实际。”

Pozil先生与我们分享他进入娱乐融资领域的故事、有效管理跨境团队的方法,以及他对于中美娱乐产业合作前景的看法。

您是如何进入银行和娱乐融资领域的?

我进入这个行业纯属意外。在加入美国银行( Bank of America)的商业银行部门后,我发现这份工作正好能够发挥我的长处,使我更有动力,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

我之所以进入娱乐融资领域,是因为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朋友,他在一间电影制作公司工作。当时,他们在拍摄电影《大亨游戏》(Glengarry Glen Ross),而为这部电影提供融资的银行无法完成这笔交易,恰好美国银行正准备开发该领域的业务。在一次超过30个人的团队会议中,团队负责人向大家征询娱乐融资的潜在项目,由于我是团队中最年轻且资历最浅的成员,他一直无视我举手,直到有人说“Bennett举手了”,但他却说:“他太新了,哪懂什么!”

我讲述了朋友公司的影视项目,团队也认为这是个机会,但因为我缺乏经验,这个项目被交给其他人来负责。这件事促使我开始学习这一领域的知识,赢得团队的信赖,并逐渐独立完成项目。

建立华美银行跨境娱乐融资团队的过程是怎样的?

今年是我加入华美银行的第九年,这也意味着我已经做这行近30年了。我很自豪能够从零开始在中国建立一个娱乐融资团队,并与美国的团队合作,共同完成业务。这一切来之不易。我很荣幸能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

我第一次去中国大陆是在2011年10月。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初来乍到的我有机会与产业人士建立关系并参与一些会议。我当时认为:“这太简单了吧!”在回到美国的当天,我作为座谈小组成员参加了由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举办的电影论坛。就在前一场专题讨论中,有位制片人谈到他第一次去中国的经历。起初,他也以为一切都很容易,直到第二次回到中国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完全不了解中国,而且在中国制作电影绝非易事。于是,我恍然大悟,不能盲目地将西方的做法直接应用于中国市场,而是应该花时间深入学习当地银行运作的方式。

Bennett Pozil在加州帕萨迪纳的办公室。
Bennett Pozil在加州帕萨迪纳的办公室。
“我恍然大悟,不能盲目地将西方的做法直接应用于中国市场,而是应该花时间深入学习当地银行运作的方式。”

-Bennett Pozil

在您管理中美两地的团队时,如何确保有效地跨境沟通?员工多元化的文化背景,是否为管理带来挑战?

我们团队的成员背景十分多样化。有些通过培训项目从头学习业务,有些在中美两地都工作过,有些则只有在一边工作的经验。有时我会让帕萨迪纳(Pasadena)办事处的成员到北京或上海工作一个夏天。在中国工作的经验能使我们的成员更全面地了解当地团队的日常工作情况。

从银行业务层面来看,中国的监管机制比美国要求的更多,尤其是在行政管理方面。这也导致一些银行业务在中国需要更多时间来完成,例如,简单的开户或电汇,在美国只需要15分钟,但在中国可能要几天时间。

团队成立初期,我们主要人力资源集中在美国,因此,时常需要向中国的其他团队借人。有时,美国团队的人不理解,为什么中国团队需要那么久的时间来完成一些事情,但在亲身体验过后,他们会了解对方的工作流程。归根究底是缺乏相互理解。建立充分理解之后,我们就能更有效地分配工作、设定期望,以及共享资源。

我们现在正努力让中国团队实现自主管理。随着中国团队的扩大,自主管理将为整个团队带来更多优势。中美团队之间因为共享许多客户和经验,始终保持非常紧密的联系。通过合作,使双边团队的效率不断提高。尽管他们的主管不同,但仍拥有团队归属感,我认为这是衡量成功的标准。

如何建立良好的跨境合作关系?

如何建立良好的跨境合作关系? 我前面提到“简单的项目”,是具有扩展性且可被复制的模式。

例如,我们正在与星光文化娱乐集团有限公司(Starlight Culture Entertainment Group)进行合作,该公司曾参与投资制作《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通过提供贷款,协助他们与美国的制片公司共同制作一部电影。由于这部电影在美国并以西方的形式制作,从本质来说,这个项目是按常规进行的,因此很简单。

中美贸易战已波及各个产业。这对中美合拍片及娱乐界有何影响?

事实上,早在贸易战之前,中国的娱乐产业就已存在一些内部问题。监管机构调整播映审批的标准,使许多已经获得批准的节目最终不得播出,造成投资人的损失,以及接踵而来的税务、成本、题材等问题。其中许多问题已被解决,而且现在影视公司所制作的内容也更一致了。部分影视企业可能会因此淡出市场,但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另外,审批标准的调整,以及中国过去几年对资本的管制,导致中国企业减少对好莱坞的共同投资项目。我认为,在当前环境下,一些产业的跨境合作数量下降可能仅与政府间的紧张关系有关,且是暂时性的。美国将在明年或未来五年内迎来新的政府,我希望届时,他们能够以更有建设性的角度看待与中国的合作,我建议他们阅读华美银行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吴建民(Dominic Ng)发表的文章,找到改善中美合作关系的方法。

尽管中美间的紧张贸易关系,但今年仍有不少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票房表现出色。您认为这种趋势是否将持续下去?

今年中国的本土电影上映数量较往年有所减少,但票房成绩都很出色。且市场也一直认为2019年中国会引进更多电影。去年,由于监管调整,没有人知道什么题材可以被播出。再加上税收问题使市场损失大量流动资金,一些公司甚至出现资金缺口,需要获得援助,因此,影视作品并不多。

我听说2020年的春节档期百家齐鸣,目前大概有30部电影希望在这段时间上映。虽然今年的电影和电视作品数量有所减少,但我相信明年都会有所回升。

您在工作之余喜欢做些什么?

我喜欢阅读,一年大概会读24本书。同时,我也热爱体育运动,例如曲棍球、橄榄球、棒球、篮球。我过去经常打球,但现在更多时间是观看比赛。

Pozil先生收集的运动员摇头公仔
Pozil先生收集的运动员摇头公仔

我欣赏比赛和运动精神。你能在赛场上看到选手真实的一面。我小时候擅长打网球,曾参加过很多比赛。很多时候,尤其是在前几轮,你必须自己评判。在比分很接近的时候,运动员要决定是争取公正的评判,还是假装球出界了。例如,在赛点,对手将球打到边界附近,你可以谎称他出界了,尽管没人知道真相,但自己心知肚明。运动员做出正确的决定时,那种感觉很好。

另外,我也热爱美食。我最喜欢的餐厅之一是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Bavel,也是我们的客户。韩国城(Koreatown)也有一个有趣的地方,它不是家韩国餐厅,而是位于诺曼底酒店(Hotel Normandie),一家名为Le Comptoir的小餐馆,里面大概只有15个坐位。

我昨天才结束了八天的中国行,一回到美国,我就到In N Out 汉堡店,吃汉堡和喝奶昔是调整时差的一剂良药。

翻译:Sonia Yang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关于《致远》杂志


华美银行《致远》电子商业杂志为您连系美国与国际的新兴商机,助您把握成功先机。

阅读来自创业前线的成功秘籍、中小型企业财务管理建议,深入了解商业、经贸、科技、生活方式等资讯。

2018年最佳电子刊物

内容营销奖

入围刊物

了解最新信息

掌握中美贸易最新资讯和产业脉搏。

关注我们

发送电子邮件

reachfurther@eastwestb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