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科技新時代

揭開中國電影業幕後的面紗

By Angela Bao

Sept. 21, 2017
正在现场工作的电影摄制组
娛樂業正在中國蓬勃發展。探究中國電影產業與好萊塢的不同之處。圖片來源:Gettyimages.com/bjones27

跟隨前線從業人員洞察中國電影產業文化。

中國正在重塑全球電影產業的說法並非誇大其詞。 2016年底,中國電影院線銀幕總量已超越美國。 自2012年至今,中國的票房收入已增長了144%;同期,北美的票房收入僅增長了6%。 現今並不受好萊塢歡迎的一部電影,卻仍可盈利,主要得益于中國市場票房的力量。 以今年的《變形金剛5:最後的騎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為例, 它在中國的首映週末票房收入為1.23億美元,而在北美市場首周僅獲得6,900多萬美元 。

娛樂業正在中國蓬勃發展,但同時也面臨著各種挑戰。 協助過多項頂尖中美電影合作計畫的華美銀行執行副總裁兼企業銀行部總監Bennett Pozil表示:「 在中國,為電影募集資金不難,製作電影也不難,但同時也很容易虧掉這些籌集來的資本。」

由於中國電影業極其龐大,其產業結構也令人難以把握。想一窺在中國娛樂業工作和製作電影的究竟?Pozil和其他好萊塢資深從業人員,與您分享他們在中國的實戰經驗和注意事項。

首當其衝是建立關係

曾在中國做過生意的人都會告訴你,與中國商人建立關係或者友誼至關重要,娛樂業也是如此。

華獅娛樂製片公司( China Lion Entertainment Production Inc. )的首席運營官安博將中國人與夥伴合作的方式,與老式好萊塢的做法進行比較,她說:「 在美國,大家通常在前幾輪談判中針對重要事項進行討論。」但是,安博提醒大家,不要以為在中國也理應如此。若中國企業在前幾次會議中沒有馬上提出異議,並不代表一切已拍板定案。「他們只是想在初期表現得較為友善。當他們覺得雙方已建立了緊密的關係,並可以接受這種因意見分歧造成緊張氣氛時,他們才會提出不同的觀點。」

中國影視公司到底需要什麼

Globalgate Entertainment執行主席兼聯合創始人 William Pfeiffer表示,打好初期的關係基礎後,中國的交易進度相當快。 他分享道:「中國人不太拘泥于合約的文字內容,而將關注的重點放在為商機找到合理的發展方向。」

「 在中國,為電影募集資金不難 ...... 但同時也很容易虧掉這些籌集來的資本。」

- Bennett Pozil

華美銀行執行副總裁兼企業銀行部總監 Bennett Pozil (中)
華美銀行執行副總裁兼企業銀行部總監 Bennett Pozil (中)

中國企業常與非娛樂業的從業者合夥投資電影。Pfeiffer舉例說,一間製片公司可以與電影放映鏈合作,以增加電影的發行,或者與網上視頻平臺合作,進行數位行銷和推廣。 這是中美間的另一個不同的地方。Pfeiffer解釋道:「美國的電影行銷仍依賴于大量的電視廣告、戶外看板、報紙廣告和其它傳統媒體。而中國則有很大的比例是通過網路平臺。」

Pfeiffer建議想要與中國影視公司合作的國際企業,應關注中國企業尋求收益的總體方向,而不僅僅是單項交易。他建議:「為了確保與他們建立良好的長期合作關係,將該公司的戰略目標和動機列入考慮範圍是至關重要的。」

變味的翻譯

無論是合約中用詞的斟酌,還是誰的名字應被放進電影的演職員名單,對文化和語言差異保持謹慎的態度十分重要。

Pfeiffer說:「 若你使用合約的英譯版來進行談判,那麼你必須要確保中文版確實精准地翻譯出談判的要點。特別在法律條款含義和定義的部份,往往存在語言差異。你還需要格外留意對於版權的定義。 除此之外,中國還有DVD及網路盜版的問題,在合約擬定中也應涉及這方面的問題。」

安博補充道,在建構交易內容時,中國企業處理電影演職人員名單的方式和美國公司不同。 她說:「在中國,最重要的提名是留給最大的投資公司。『製片公司』(produced by)或『製片人』(producer)在中美文化中有著不同的含意。 在中國,當談到『製片人』或『總製片人』時,實際上指的是主要的投資者和發行商,而不是創意製片人,也不是每日在片場負責的電影監製。」

更快捷的製片流程

上海浦東僅用 20 年的時間就從貧瘠的農村變身為現代金融中心,因此,中國的電影發展和製作過程以雙倍速度成長也不令人意外。

Globalgate Entertainment执行主席兼联合创始人William Pfeiffer
Globalgate Entertainment 執行主席兼聯合創始人 William Pfeiffer
「 中國人不太拘泥于合約的文字內容,而是試圖為商機找到合理的發展方向。」

- William Pfeiffer

Pfeiffer 說:「中國的電影攝製進度比好萊塢快很多。 電影從構思到編劇、從完成前期製作、到拍攝和最終完成所花費的時間通常比好萊塢要短得多。」

安博補充道,由於沒有任何保護中國娛樂業從業人員的工會組織,所以他們可以超時工作,以達到更快速地完片。

而且,在中國與演員溝通也更加簡單。雖然中國演員經常與大型製片公司簽訂長期、多部作品的合約,但與他們達成合作相較好萊塢的運作方式更為容易。她說:「你甚至可以直接與演員進行交涉。 如果他/她對你的企劃有興趣,那你就可以與其經紀人進行進一步協商。 然而,在美國,如果你想和演員簽約,你首先要通過他們的經理人,然後是經紀人,再來是他們的律師。你必須完成與這一群人的協商和談判,才能與演員展開合作。」

另一方面, Pozil卻表示,由於中國電影業的發展機會充裕,相對而言,更難留住人才。 他說:「中國電影業的人才流動性很大,但隨著電影業發展腳步放緩,我們可能見到更高的穩定性。」

籌措資金

中國進入好萊塢的資金來自四面八方而且記載詳實,但中國也有自己獨特的方式為本土電影提供融資。

安博指出,好萊塢製片公司並非一味地採用股權融資,也就是她所謂的「 真正 」的資金。 製片公司在鎖定「真正」的資金前,會先嘗試籌措「軟性 」(soft)資金,即在某些拍攝地所享有的扣抵稅額或折扣,以及國際發行的預售權,這些均可用作銀行貸款的抵押品。

「中國的運作方式完全不同,至少這種方式並不常見。」安博表示:「大多數情況下,融資機構會問電影製片人需要多少資金,然後以股權融資方式提供他所需要的全部資金。」然而,中國的融資機構並不將全部資金一筆支付給製片人,而是依據完成的階段分期付款

儘管中國的籌資過程看起來相對簡單,但 Pozil 提醒其中也存在著風險。由於中國電影製片公司不常依賴預售和扣抵稅額來降低電影成本,所以他們不得不主要依賴于票房收入。 Pozil說:「如果你在中國製作一部電影,這部作品基本上會有一到兩輪在影院上映的機會,但除此以外,便可能沒有其它附加價值了。」

完片擔保

安博指出,製片公司通過購買完片擔保來保證電影如期並在預算內完成,確保複雜的好萊塢電影融資結構正常運作。 股權資金通常被匯入完片擔保公司的託管帳戶,而不是製片公司。 然而,在中國並沒有完片擔保的概念。

「 但當將這種複雜的融資方式介紹給中國電影投資方時,他們的投資意願反而會降低,甚至很多時候會導致無法達成合作。」

- 安博

华狮娱乐制片公司首席运营官安博
华狮娱乐制片公司首席运营官安博

美國電影金融公司(亞洲)( Film Finances Asia )首席運營官 Aoni Ma表示,雖然電影擔保的觀念已開始被接受,但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她承認說:「對我們而言,進入中國市場仍然充滿阻礙。 因為在中國,沒有電影擔保這一流程。當他們第一次接觸我們的服務時,會覺得是這是筆額外的花費,但他們並不明白,我們實際是在監控整個過程並確保電影如期完成。」

安博補充道:「 當美國電影製片公司選擇這種複雜的融資方式時,他們認為是在省錢的同時承擔更小的風險。但當將這種涉及貸款、軟性資金和預售在內的複雜的融資方式介紹給中國電影投資方時,他們的投資意願反而會降低,甚至很多時候會導致合作無法達成。」

不過,Ma依然看好完片擔保的前景。她相信,這類擔保使製作團隊交出控制權,從而導致他們對一些問題產生擔憂,例如擔保公司如何接管拍攝進程,或者與導演和製片人進行直接溝通等。所以他們目前對擔保服務有所保留。「但我認為,如今中國已逐漸接受這種擔保形式,他們察覺這是全世界都在採用的方式,自己也需要迎頭趕上。」

點擊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關於《致遠》雜誌


華美銀行《致遠》商業雜誌為您連繫美國與大中華地區的新興商機,助您把握成功先機。

閱讀來自創業前線的成功秘籍、中小型企業財務管理建議,深入了解中美經貿、科技、創新、娛樂、生活方式等資訊。

2018年最佳電子刊物

內容行銷獎

入圍刊物

瞭解最新資訊

掌握中美經貿最新資訊和產業脈搏。

關注我們

傳送電子郵件

reachfurther@eastwestb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