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美银行执行总监Christina Kitchens: 团队协作 一同创造产业契机
Producer Elaine Chin
陈绮玲: 数字化为中美娱乐产业带来的影响

对话著名导演罗伯·柯恩:《速度与激情》电影制作背后的故事

By Angela Bao

Jan. 11, 2018
电影《速度与激情》的创作人罗伯·柯恩分享电影制作经验
电影《速度与激情》的创作人分享电影制作中让他最着迷的地方。图片来源:Gettyimages.com/mcdomx

电影《速度与激情》的创作人分享电影制作中让他最着迷的地方。

著名电影编剧、制片人及导演罗伯·柯恩(Rob Cohen)曾参与了多部叫座的影视作品,包括《李小龙传》(Dragon: The Bruce Lee Story)、《极限特工》(xXx)、《木乃伊3:龙帝之墓》(The Mummy: Tomb of the Dragon Emperor),以及奥斯卡获奖作品《骗中骗》(The Sting)。他也是由保罗·沃克(Paul Walker)和范·迪塞尔(Vin Diesel)主演的首部《速度与激情》電影的创作人兼导演。柯恩以最高荣誉获得了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人类学和视觉研究学位。

是什么契机使你投入动作片的制作?

我一直想成为像法国新浪潮电影大师弗朗索瓦·特吕弗(Francois Truffaut) 一样有个性的电影人。直到1985年,我参与导演了电影《迈阿密风云》(Miami Vice)。这部作品让我“找到了自己”。当演员、道具等都准备就绪时,我便知道电影应有的样子是什么。《迈阿密风云》这部电影使我明白,电影制作中最复杂的地方在于动作及视觉效果,这也是我之后决定钻研下去的领域。

我喜欢跳出舒适圈,挑战不同的故事叙述方式和电影制作技巧。在阅读剧本、故事和杂志上的文章时,我的第一反应便是思考呈现故事的方式。一旦我有了想法,脑中便开始分析实现这一想法所需进行的工作,例如需要多少视觉效果、需做多少特效、需要多少微缩模型。在顶尖的电影世界中工作,你总会遇到不熟悉的技术。你开始质疑和追求在屏幕上呈现的东西。起初,你可能不知道将如何去呈现自己的想法。

故事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我深爱电影《黑客帝国》(The Matrix)的原因之一是它打破了你能想象到的一切常规,在电影界砸下了一颗“重磅炸弹”。这部电影带领观众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华卓斯基姐妹(the Wachowskis)是《黑客帝国》三部曲的导演、制作人兼编剧,她们在观看了《李小龙传》(Dragon: The Bruce Lee Story)之后打电话给我,并表达了对这部电影的喜爱。我们在电话中就武术、拍摄技巧和技术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当《黑客帝国》电影最终上映时,我被完全感动了。我连续看了五遍。电影中多样的风格和质感让我不得不称她们为“天才”。这就是我指的挑战。

《速度与激情》的创意从何而来?

Kevin Misher是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的一位年轻经理,他向我推荐了一篇《Vibe》杂志上的文章。那是一个关于纽约皇后区(Queens, NY)街头赛车的故事,阅读后便让我灵感迸发。人类学背景使我对类似部落、秘密世界等神秘的事物格外好奇、敏感,因为这些都可以成为有趣的电影素材。

于是,我找到曾任汽车版块记者的R.J. de Vera带我去见识一下真正的街头赛车。那晚的活动现场聚集了许多群众,警察也在场,后来这也成为保罗·沃克在《速度与激情》中的首个赛车场景。在我看到那个场景的一瞬间就决定要重现它。我聘请了大卫·阿耶(David Ayer)撰写剧本。他完成的首个版本是一个富有诗意、典型的、坚韧的、又带点黑暗的故事。经过一两次的改写后,慢慢呈现出了电影的雏形,它融合了大卫·阿耶的街头诗歌和我对动作电影、汽车以及汽修厂的热爱,后者是伴随着我成长的元素。为了购置我的第一台车,我曾在Al Tressello的修车场工作了很多年。范·迪塞尔在剧中所饰演的角色名字“多米尼克·托雷托”(Dominic Toretto)正是为了纪念这一经历而创造的。我不希望让这个名字带有明显的意大利风格,因此我创造了“Toretto”,一个可以是西班牙、意大利或其它种族的姓氏。

我爱上了洛杉矶的汽车文化和那些街头车手们。但我不明白为何没人关注他们。创作《速度与激情》那年,我总是得到诸如此类的质疑:你知道杰瑞·布鲁克海默(Jerry Bruckheimer)正在拍摄《极速60秒》(Gone in 60 Seconds)吧?史泰龙(Sylvester Stallone)也正在拍《极速竞赛》(Driven)。你这部小制作汽车电影将怎样与这些作品相抗衡呢?我只能回答说:“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我的作品是与众不同的。”那一整年,我只发表了这句评论。最终,《速度与激情》上映后,市场反响遥遥领先于另外两部电影。

你认为是什么使《速度与激情》系列电影在中国获得如此成功?

原因有很多。首先,中国观众对汽车抱有一种新生的迷恋。千禧一代之前的那代人的最大目标就是买车。因此,一部围绕汽车及其设计、速度和声音等可能性的电影正迎合了中国观众的期待。

其次,以前中国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因此,那一代人必须通过组建家庭来获得更多的家人。受政策影响的年轻人们没有直系的兄弟姐妹,于是,他们把亲密的朋友视为手足。而《速度与激情》的主题同样是跨越血缘关系,通过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来成立家庭。我认为这让观众与电影产生了共鸣。

无论种族,我们都了解那种渴望拥有家人在身边感觉。即使我们已有兄弟姐妹,也一样能够体会到与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组建家庭或成为挚友的喜悦。

你曾制作了几部预算相对紧张的电影,例如耗资480万美元、由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主演的《隔壁的男孩》(The Boy Next Door),以及耗资2,600万美元的《飓风抢劫》(The Hurricane Heist)。这其中有哪些挑战呢?

在《飓风抢劫》的拍摄过程中,我需要创造一场飓风、洪水和一个能将人们从商场中全部吸出来的旋风。在创作剧本时,我试图将这些场景应用于许多不同的桥段。然后你会问,“在2,600万美元的预算下,我该如何做出洪水?”于是,我便与团队一起讨论相关技术。传统的做法是利用贮水箱,但要做出洪水,我们需要比往常都大的贮水箱。于是,我们将数个货船的集装箱焊接在一起,装入44,000加仑的水,倾倒在特技团队身上。照我的陈述听起来,团队成员只是被水冲走了,但在观看电影时,你会惊叹道“天呀!那是真的洪水”。

制作一部预算为480万美元的电影,与制作一部预算为2,000万美元的电影完全不同。电影制作中,每一个创意的选取都和预算相关,而每一笔预算的制定也都与创意有关。人们普遍认为两者是独立的,其实不然。例如,若你想要打造一个有200名临时演员的高中毕业舞会,你需要面临的情况有以下几种可能:1)一天的拍摄预算没了2)现有的拍摄设施是否能够达成拍摄任务,还有第三、第四、第五种情况……制作低成本电影往往是在这种进退两难中试着理解电影的价值。

在制作超低预算的电影时,首当其冲是要决定电影的核心价值。由于预算有限,用于核心价值部分的资金都不足,肯定不能有任何毫无意义的内容。这是一个有趣的过程。我之所以接拍那些电影是因为我想挑战自己。要在预算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呈现电影的完整性,你就需要尽力了解什么是这部作品必须拥有的,不能浪费任何画面。拍摄《隔壁男孩》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挑战,特别是在预算较低的情况下,还要邀请明星合作。但是珍妮弗·洛佩兹真的很棒,她不喜欢造型师挑选的服装,于是她带来了自己衣柜中最好的衣服。

近期有哪些比较期待的作品?

我非常期待《War Hearts》。故事讲的是,詹姆斯·杜立特(Jimmy Doolittle)中校在二战中空袭日本后在中国紧急降落。中国人民不惜铤而走险保护了大多数飞行员的安全,却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为了报复中国为美军提供协助,日本在中国浙江省和江西省屠杀了35万人。这是个尚未被揭露且富有人文情怀的故事。由于它是关于中美两国的年轻英雄们联手抗敌的事迹,因此也可以成为一部不错的中美合拍片素材。我喜欢这个故事,并已完成了剧本创作,目前正在挑选演员。

翻译: Sonia Yang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east west bank logo
了解华美银行如何帮助您的企业成长

关于《致远》杂志


华美银行《致远》商业杂志为您连系美国与大中华地区的新兴商机,助您把握成功先机。

阅读来自创业前线的成功秘籍、中小型企业财务管理建议,深入了解中美贸易、科技、创新、娱乐、生活方式等信息。

CMA logo

2018年最佳电子刊物

内容营销奖

入围刊物

了解最新信息

掌握中美贸易最新资讯和产业脉搏。

关注我们
发送电子邮件
reachfurther@eastwestb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