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著名导演罗伯·柯恩:《速度与激情》电影制作背后的故事
Kelly Wearstler standing next to her design
Kelly Wearstler: 风靡全球的生活品牌

陈绮玲: 数字化为中美娱乐产业带来的影响

By Angela Bao

Jan. 25, 2018
制片人陈绮玲
电影制片人、华特迪士尼前中国区制片部副总裁陈绮玲

卖座大片和数字平台如何影响中美影视合作关系。

陈绮玲(Elaine Chin)是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Studios)前中国区制片部副总裁。她曾参与了20世纪福克斯(20th Century Fox)和HBO的内容开发和制作,有多部作品获得奖项,其中包括2003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得主、葛斯·范桑(Gus Van Sant)执导的电影《大象》(Elephant),以及2007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影片、由谢尔盖·波德罗夫(Sergei Bodrov)执导的电影《蒙古王》(Mongol)。此外,她还与曾执导数部《速度与激情》(The Fast and the Furious)系列电影的导演林诣彬(Justin Lin)共同创立了美籍亚裔流行文化博客“You Offend Me, You Offend My Family”。 陈绮玲毕业于马萨诸塞州( Massachusetts)韦尔斯利学院( Wellesley College),获得艺术史和中国研究学位。

您最初是威廉·莫里斯经纪公司(William Morris Agency)【现名为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William Morris Endeavor)】的一名经纪人助理,是什么使您进入影视制作和开发领域?

我是在旧金山湾区长大的华人,其实并没有任何与娱乐产业相关的人脉,身为一个门外汉,我只能依靠韦尔斯利校友圈寻找合适机会。有一年的圣诞节假期,我跟随着一位在业界从事制作开发的学姐实习,并幸运的参加了她与一位作家的会议,这也是我首次接触电影创作人的专业会议,因此我非常兴奋。尽管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创作会议,但学姐让我读了剧本,整个过程对我来说很有趣。

我决定好好学习娱乐产业的商业模式,或至少从中培养自己敏锐的洞察力,因为这个产业是关于深度思考与人际关系。经纪人是学习好莱坞如何思考的一张通行证,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信息。虽然多年来,我一直在从事不同的工作,但我始终希望能够与专业电影人一起进行影视制作。

您还与执导电影《明日好运到》( Better Luck Tomorrow)和《速度与激情》的导演林诣彬共同创立了博客“You Offend Me, You Offend My Family”(简称YOMYOMF)。您认为数字领域对娱乐业的重要性是什么,特别是对于亚裔和美籍亚裔的创作者而言?

对于那些没有机会就读比佛利高中(Beverly Hills High School),或家里没有能力为自己首部电影提供资金的这些人而言,YOMYOMF是一个完美的中介平台。这些在线平台使制作电影变得简易,同时也一改过去因设备器材让电影制作费用昂贵的状况,如今你甚至可以使用iPhone手机制作电影。科技已变得更大众化,价格也更亲民,同时,你还可以在网上学习电影制作技巧。现在,通过DIY电影制作方式,人人都可能成为一个自学成才的电影人。

当相关知识和工具都一应俱全,你也可通过网络与观众直接互动,而不必再依赖那些评判你的作品是否会成功的“守门人”。新一代的创作人最大的优势是可以直接接触到他们的观众,不必再通过其他人和机构的审视。

我认为在线平台对于新人的发展来说有极大地帮助,但当电影人事业稳步上升、从工作中学到了不同的技能并日趋成熟时,在线平台对于发展职业生涯就很有限了。电影业是一个发展成熟的产业,它通过提供大量资源和机会,让有才华的人充分发挥和展露其天份,《速度与激情》的导演林诣彬,以及《蝙蝠侠:黑暗骑士 》(The Dark Knight)的制作人克里斯多福·诺兰(Christopher Nolan)是两个很好的例子。若新人可以借助影迷的力量获得成功,成为电影制作人,这对许多人来说是最佳的发展路径。

数字平台作为一种新的途径,能让新电影人获得主流制片公司的关注吗?

如果是好作品,最终能取得观众芳心,这是内容制作中争论不休的“长尾理论”(Long Tail Theory),而互联网为这些好作品提供了展现的平台。但另一方面,也有一个“大片理论”,即那些拥有最多资源的作品,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会受到最多的关注。优秀的作品不一定会被发掘而是背后拥有最多营销资金的作品才会引人瞩目 。

卖座大片的确可以带来丰厚收益,但为了让电影生态继续生存下去,就需要各式各样的作品。我们需要达到某种程度的平衡,以支持拥有不同想法和才能的人,这样才能整合资源,制作出最好的作品,而非限定在某一特定类型。

目前的市场局势是:你能否为观众改变现有文化,他们了解市场上还有对于原创和独特作品的渴望,但你能否继续为这些作品提供发展空间?这就是为什么独立电影市场曾经一度获得关注,但还是无法与大片竞争,这也使得独立电影不得不寻求其它方式取得成功。

您认为独立电影和创作者们的未来如何?他们能在电影产业获取一席之地吗?

视频订阅为这些独立作品和艺术家提供了一个更容易被观众看到的途径。我认为年轻人愿意为内容付费,只是我们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将内容进行包装,其中一项就是订阅。过去,观众愿意付钱去看电影首映,这为维系电影产业提供了莫大的支持。如今荣景难现。这就是为什么电影人愿意将独立电影出售给网飞(Netflix)。

身为网飞的观众,尽管我收到很多推荐影片,但仍有许多我从未听说过的作品。网页界面的不足为影片制造了很多难题。我将这一问题归咎于那些品牌网站上宣称“值得关注”的栏目。但网飞作为影视作品的最大买家,独立平台根本无法与之竞争。

小制作电影受到的关注越来少,您认为这一状况对好莱坞与中国制片人及制片公司的关系将产生哪些影响?

美中制片公司之间已经尝试过多种合作方式。索尼影业(Sony Pictures)的侧重点是,如何与真正有才华且作品能打入国际市场或特定领域的电影制片人合作?《卧虎藏龙》(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当时的观众也正好愿意观看配有字幕的电影。

制片公司不能只发布一种类型的艺术电影,因为大多数的制片公司已经不再从事这种类型的电影制作了。就中国电影而言,即使是出自中国著名导演之手,但作为一部外语片,制片公司首先要考虑的是受众群是谁?观众会喜欢吗?这些都是挑战。当电影公司正努力保护他们最赚钱的电影制作商业模式,他们很难找到除了电影股权融资以外能与中国的合作领域。这也是派拉蒙电影公司(Paramount Pictures)一直在尝试的方法,同时也是环球影业(Universal Studios)与完美世界影视(Perfect World)的合作方向。

中国和西方国家都很有兴趣共享知识和资源, 但如果制片公司认为他们只能集中绝大多数资源于大片的制作,这将为中美影视业带来挑战,也将无法与亚洲跨境人才建立合作关系。

长期来看,就寻找合作方式而言,我认为美国的制片公司以低调的方式继续与中国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很关重要,正如迪士尼与中国的伙伴关系携手制作电影。双方都有许多需要学习之处,其中一项是了解如何建立关系和技术合作。合作也将改变工作方式,你将开始寻找真正能制作精彩内容的伙伴,并远离那些短视近利者。

您认为美国制片公司是否将增加与中国企业的合作?

众所周知,目前中国电影公司的重要性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因此,我认为美国制片公司会以更具策略性的方式按项目继续与中国企业合作。一些项目和专业人员希望从西方的资源中学到更多东西,例如接触专业技术人才,了解如何获利等。我们还遇过不少中国企业对制作流程感兴趣,并希望从合作中学习相关经验。制作电影和生产iPhone不同,电影不是一个可以复制和大规模生产的有形产品。在电影制作中,可能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应对这些突发状况,你需要具备出色的横向思维来解决问题,知道如何计算及适当管理风险。这也是中国企业对西方制片公司感兴趣的地方——西方制片公司能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创出一番事业,且保持获利,并继续奋斗。这些都是中国企业希望学习的重点,因为这是支持创新的关键。

翻译:Sonia Yang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east west bank logo
了解华美银行如何帮助您的企业成长

关于《致远》杂志


华美银行《致远》商业杂志为您连系美国与大中华地区的新兴商机,助您把握成功先机。

阅读来自创业前线的成功秘籍、中小型企业财务管理建议,深入了解中美贸易、科技、创新、娱乐、生活方式等信息。

CMA logo

2018年最佳电子刊物

内容营销奖

入围刊物

了解最新信息

掌握中美贸易最新资讯和产业脉搏。

关注我们
发送电子邮件
reachfurther@eastwestbank.com